哈利吴修

沉迷all叶all邪,幻想成为特摄大厨。

二周目发现,这里老师傅的一句话,道破了整部剧的天机。
剧里所有的人物,都被一根叫做命运的丝线捆绑着,所有人都在挣扎,但是谁会知道,你挣扎,是逃脱了,还是,被捆得更紧了?

很久以前,映司君没有抓住那个小女孩的手。
很久以后,映司君没有抓住unkh的手。

我三叔给我留了快递。
不,是块地。

【贴吧风云02】

【贴吧风云02】
ooc!
私设甚多!
前篇在这里:【贴吧风云02】
ooc!
私设甚多!
前篇在这里:http://haliwuxiu.lofter.com/post/1eced61d_fe50d8c

注:只有联盟众人有id哟





02

七十七楼:默默问一句吧主公司是哪个?我怎么觉得这个套路十分眼熟?
七十八楼:别人家的吧主一天到晚不见人,我们的吧主整日话唠搞事情~
……

一百七十五楼:@爱生活爱叶修
吧主,我们都已为您建好了一百楼,你的扒一扒后续呢?!
后续呢?前几天有事刚刚才一口气看完贴子,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坑了?!
一百七十六楼:才几天而已嘛,楼上不要激动,楼主憋了几天估计下回再更肯定爆字数!
一百七十七楼:等等,这到底是什么吧,有这样的奇葩楼主。
一百七十八楼:空间的朋友你们好!
一百七十九楼:这还没扒完,应该不会搬运。
一百八十楼:楼主是被关小黑屋了吗?
一百八十一楼:目测有可能。
一百八十二楼:追逐者:这里是扒一扒的集中楼?
一百八十三楼:是哒!吧主带头扒一扒!
一百八十四楼:追逐者:那我现在可以扒一扒吗?
一百八十五楼:可以的可以的,反正吧主已经被关小黑屋了。
一百八十六楼:耶!又赶上扒一扒直播!
一百八十七楼:在那遥远的小黑屋,有一个美丽的话唠,他的名字叫快要南北九州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吧主
再说一遍他的名字就叫快要南北九州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吧主。
一百八十八楼:楼上达拉崩吧洗脑患者
一百八十九楼:别歪楼!等等,为什么填词和原曲对不上?
一百九十楼:又疯一个2333333
一百九十一楼:我想扒一扒的是我的前辈。其实也不算扒一扒,应该是一种倾诉。
我的前辈是一个外表很温柔其实很冷漠的一个人,但是他很坚韧。当年他是我们公司的核心,那时候我还只是个新人,因为比较出色,他收了我为徒,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专业性实践性的知识,但我觉得他教给我更多的是一种理念,一种精神。
一开始我对他是敬仰,但是后来公司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前辈被排挤出去,最后自立门户,再后来见到前辈,双方就变成了敌人。说心塞是肯定的,一开始还以为前辈是背叛了我们公司,也许与其说是背叛了我们公司,倒不如说,我心塞是觉得前辈背叛了我。因为他走,他没有告诉我,他再起,我只能远远的看着。
感情变了味吧。我好像喜欢上了他。不单单只是敬仰,更多的是想把他压在身下。我觉得,都有这种欲望了,应该就是喜欢吧。虽然感觉按照前辈那种性子,在一起的几率很小,但是我想我会一直固执的坚持下去。
一百九十二楼:等等,这么快就开始了?
一百九十三楼:现在扒一扒男主的手速都好快。
一百九十四楼:心疼的抱抱追逐
一百九十五楼:心疼加一。
一百九十六楼:追逐的id很符合他的故事
一百九十七楼:就只有我的关注点在于为什么又是俩男孩子?
一百九十八楼:想必那个前辈应该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忍不住让人臣服的那种
一百九十九楼:追逐者:是的,很强大,在我们领域,是最耀眼的存在。
二百楼:哇,我整楼!
二百零一楼:那就可以理解了。心疼你。
二百零二楼:楼上应该是个强迫症,每句话后面强行标点
二百零三楼:是的,我男神是个强迫症。
二百零四楼:我猜楼上男神张新杰
二百零五楼:是的!
二百零六楼:楼上不要歪楼,话说,追逐你有想过表白吗?也许,他可能对你也有好感呢。他没有告诉你他的离开,也许是因为怕你过于固执不能接受,也许是因为你太过稚嫩还需磨练,后来他东山再起,应该也站在你的对立面一直教导着你吧。@追逐者
二百零七楼:顶!楼上分析大神!
二百零八楼:是的,他就是吧里的情感大师。
二百零九楼:追逐者:是的,即使在对立面他仍教导着我。
至于表白,我有很冲动的想过,但是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我想等那天再次与他并肩时再做打算。
二百一十楼:追逐真的很执着啊。
二百十一楼:爱情这种事情,虽然执着不来,但是没有执着,也歇菜。
二百十二楼:真理!
二百十三楼:追逐者:谢谢大家的安慰和建议,很高兴能和你们倾诉,我要继续努力了,所以,真的很谢谢大家。
二百十四楼:抱抱追逐,努力吧!
二百十五楼:感觉这个扒一扒画风不对~
二百十六楼:浓浓的治愈系!
二百十七楼:抱抱追逐~我也要加油变得优秀这样才能更好的喜欢我的男神⊙﹏⊙
二百十八楼:同上。
二百十九楼:我突然想起来吧主还在小黑屋里。
二百二十楼:小黑屋解禁了吗?
二八二十一楼:估计没有
二百二十二楼:水经验啦~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叶修的恶龙,而我身骑白马,提着宝剑,准备去屠龙,最后,我被恶龙美色所误。
最最后,我和我家巨龙宝贝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了一起。
二百二十三楼:楼上的小尾巴是在引战。
二百二十四楼:所以这个贴吧到底是干啥的,不是用来讨论荣耀战术的吗?
二百二十五楼:最近都是在扒一扒,没办法,吧主带的嘛
二百二十六楼:主要是因为吧主除了话唠基本不干事,连小吧主都只有俩,吧务好像不存在的,我也是因为吧主可爱才流连于此。
二百二十七楼:楼上好像透露了什么
二百二十八楼:吧主是个有故事的人
二百二十九楼:吧主荣耀战术吐槽犀利
二百三十楼:吧主爆过音,很好听的青年音
二百三一楼:吧主就爆了俩句,还是因为要黑【夸】叶修。
二百三十二楼:没错吧主叶修粉,而且是很特殊的粉到深处自然黑的那种
二百三十三楼: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吧主叶修黑
二百三十四楼:后来发现他丫其实是粉
二百三十五楼:所以这里已经是叶修粉的天下啦~
二百三十六楼:我原本是周粉,后来我是周叶粉
二百三十七楼:我男神张新杰,但是我最想娶叶修。
二百三十八楼:楼上强迫症晚期,没得说
二百三十九楼:我们好像又开启了建楼日常。
二百四十楼:因为没什么扒一扒的故事吧
二百四十一楼:大概扒的话也只有我粉叶修的那些痴汉日常
二百四十二楼:同上。
二百四十三楼:同上
二百四十四楼:同上
二百四十五楼:同上【天下终究是姓复的】
二百四十六楼:同上【天下终究是姓复的】
二百四十七楼:同上【天下终究是姓复的】
……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这里周更党,一周双更!最近发现自己的粉掉了,【其实也就三十几个粉没什么好掉的】,但是,有人给我小心心还是很开心,希望大家多多开心!
晚安~

荻花本跳过空气墙后的风景,很好看。

急急急!

抱歉蹭tag!
问问有没有广播剧后期大佬想接新的?!
剧组后期带着小姨子跑路了现在缺后期!?
没时间亲自上阵的话收我作徒吧我学我学 ,保证乖乖学!
类型是盗笔x全职同人向!
所有cv已就位,画手已就位,剧本已就位,视频制作已就位,就等待您的加入!
联系热线:妖妖灵洞拐洞拐洞洞拐

私戳QQ号:1346780845【哈利吴修】
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那一年,这一年,许多年】

@叶邪波特
高考助威!
all叶大旗不倒!
双叶!
私设甚多!
ooc!
短小不精悍!
慎入!
不blx大胆评论!
3
2
1
Go!

01.
那一年
明天又是高考的日子。
雨还在下,不大也不小,把空气中燥热的分子一网打尽,替换上了让人心情愉悦的气息。那是一种很清新的味道。
很独特。
叶秋看了眼落地窗外的雨,又把目光转回了桌上放的文件,就这么对着公司对于高考公益加油活动的策划案,发起了呆。
很多年前,自己也经历过,这样一场盛大的考试。现在闭上眼,也可以回想起当初那个炎热的夏天。
该怎么去描述呢。
叶秋看着那一堆堆关于高考应援的文字,心里有些空空的。但是,已经习惯了 。叶修离家出走之后,心里一直是空的。空的地方也很奇怪,空的不是目标,不是野心,不是欲望,不是梦想,空的,是一种叶秋也说不上来的东西。

所以叶秋选择了放空脑袋,这样来缓解胸口空空的郁闷感。
但是瘫在椅背的一霎那,脑子里还是被那一年的考试,塞满了。
那年很热,热到大街上的树都已经罢工,放弃了提供阴凉的服务,树叶打着卷儿,垂头丧气的。
身为军人世家出生的公子,叶秋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就像现在这样,家世再显赫,真正考试这天,谁都一样,没得选,只有像一个战士一样,提上磨好的剑,挽出一个又一个的剑花,划破一个又一个的阻碍。
没得选。
可是,为什么身后就不能有个人过来,抱一抱他。
叶秋望着学校大门外翘首以盼的家长们不顾炎热撑着伞举着冰水等待着自家孩子的出现。
而自己呢?
叶秋特别想在外面看到叶修,可,也只是想想。
然后失落的走开。背着双肩包的孤独背影很快被人群湮灭,当然,也没有人察觉。
直到现在叶秋仍然记得那种失落又紧张的感觉,那种惶惶不安又拼命战斗的感觉,那种所有高三,都会面临的感觉。
那种感觉不可怕。
第一天的科目考完后叶秋晃晃悠悠地走回了家。
是的,走回去的。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爬回了半山腰的那座别墅。家里的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晚餐,想到这一点,叶秋又觉得,其实这样待在家里,也挺好。
比那个混账哥哥好,逢年过节连妈妈的饺子都吃不上。
已经走进家门的叶秋浑然不知自己刚刚已经把心想的说了出来。在看到父亲一张黑的不能再黑的脸之后,叶秋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样的话。
但是晚餐还是在气氛和谐中度过了。叶妈妈和叶爸爸很爱叶秋。
这点叶秋清楚,所以餐桌上从来不吵架不提不愉快的事,因为是家。
所以我为什么会觉得难受?
叶秋看着楼下甜甜蜜蜜秀恩爱的父母,默默的把视线移开,这一移,也许是故意也许只是漫不经心地,看到了叶修房间的门,紧闭着。神使鬼差地,叶秋推开了那扇门。
门里那个不大不小的房间,摆设一如既往, 虽然经常有人打扫,但是叶秋就是很神奇地感受到了叶修的气息。
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从小到大的气息,陌生的是未来叶修其他的成长。
所以,自己难受,应该只是因为叶修。
叶秋在叶修的房间待了很久以后,才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台灯开始整理明天的考试用具时才发现桌上赫然是自家父亲的信以及自己妈妈的便利贴。
左手拿着父亲笔锐锋利的信,另只手拿着母亲的便利贴,叶秋终于露出了童年时期面对叶修才有的傻气笑容。
明天,我会加油的。
因为我要找回我的哥哥。
叶秋很平静的入睡了。
第二天从容的奔向考场,从容的走出考场。
到最后叶秋领完通知书后,才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了叶修补来的加油,还附上了祝贺。
从来没见过这么省事儿的考前加油和考后祝贺一起说的人。
叶秋暗暗埋怨着。
不过,面对高考最后一丝怨怼也消失了 。
只想着以后怎么欺负哥哥的叶秋完全忘了楼底下扯来扯去帮忙选专业的叶爸爸和叶妈妈。

02.
这一年。
叶修被灌了几口酒,就在包厢里睡着了。
吴雪峰静静看着斜倚在自己肩膀上睡着的小队长,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但看到叶修眼底下浓浓的黑眼圈时,那种微微的幸福感立马变成了心疼。
“我先送他回去了。”吴雪峰跟包厢里的众队友打了个招呼,就扶起了叶修向嘉世俱乐部走去。
喝醉酒的叶修很乖,吴雪峰看着叶修难得不嘲讽不得意的脸,自己的耳根不禁红了。看着叶修因为酒精的原因带着点色气的唇,吴雪峰搂紧了自家小队长的腰,慢慢的凑过去含住的了叶修的唇,又很快离开,此时吴雪峰的脸也开始红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这个吻,也许是因为这种状态本来就很不正常。
吴雪峰逃避一般扭头不去看叶修的脸,架着他一路回到了员工宿舍。
这一年是苏沐秋离开的第一年。
早上一起来,叶修就听到了附近学校关于英语考试前的注意事项的广播,心里开始莫名烦躁。于是叶修点燃了香烟。
“一股烟味,别抽了。”吴雪峰从浴室出来,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发呆的叶修,“叶秋,偶尔是可以抽但是老是抽影响不好。”边说吴雪峰边抽走了叶修手中的烟。
没有丢进垃圾筒,反而是自己吸了一口。
“小队长,已经赛季末啦”吴雪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是啊,已经赛季末了,但是有哥在,铁定是冠军。”叶修扭头看了眼吴雪峰,没有被抢烟的恼怒 ,反而是笑眼弯弯的。
后来,叶修真的拿了冠军。
高考也随着成绩放榜彻底结束。
那也是叶修的高考。没有昔日的伙伴,但有身边的队友,仍然可以迎战。
只可惜,后来,连他也不在了。

03.
许多年。
叶秋和叶修回到了家。
叶秋把叶修领回了原来叶修的房间。
干干净净明明亮亮的。
“看来哥很有魅力嘛,难为你天天做卫生了。”叶修趁着叶秋不注意,狠狠揉了把叶秋的头。
“喂!别揉我,别又把我当小孩子。”
叶秋直直地望向叶修眼底。
你长大了 。
叶修看着眼前的叶秋在心底说。
其实,一直都在变化啊。
但是,即使如此,两个人之间,好像不怎么存在距离感,不会因为许多年岁彼此的空白而感到不和。
真好。
叶秋面对的每个磨难,叶修经历的每个考验,都是高考。
都如此坚信。
可他们从来没害怕,因为就像高考,每一次面对的,都只是自己而已。
所以,多年后,叶修还是叶修,叶秋还是叶秋。

这一路,未敢停留。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QAQ真的很困,所以就这么短啦,也非常感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坑文的!
晚安!
记得为高考加油!
ps:最后一句出自裂天的叶修生贺歌《一叶知秋》

【扒一扒之荣耀老年天团与不法倒斗分子的西湖偶遇01】

西湖偶遇记01
盗笔×全职
这其实是我肝的广播剧剧本的改编,广播剧本来是可以在今天发的,然而同样身为策划的我显然催音功底不好。
所以干脆改成文发出来丢个脸。
当然,想听广播剧的可以去喜马拉雅关注无良拐卖集团!也许一个星期后发剧?
广播剧主役是守护傻妈和龙啸大人哟!
ooc!
all叶,all邪,双旗不倒!
慎入!
另:
盗全双粉应该会发现,这两部作品时间差很大,但是这里是私设,就不给你们吐槽的空间了,_(:з」∠)_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里大致是世邀赛之后叶修在嘉世养老,吴邪和小哥在去福建养老之前的时间节点的交汇。
广播剧的时间线并不一样 。

01
南方的夏天是闷热的。
趴在屋檐下的狗无精打采地眼睛半眯,蜷成一团,小小的,毫无杀伤力的。但是半眯的眼睛里,是常年警戒的亮光。
屋内男子絮絮叨叨的吐槽也只是让狗摆了摆尾巴,有点像人类不置可否的耸肩动作。
“所以小花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思想让我们去做义工的。”吴邪瘫在太师椅上静静的翻着自己写的笔记,继续随口问道。
“不知道。”王盟头也没抬的回答到,眼睛不离电脑屏幕。
静默了很久。
吴邪放下了笔记。看了眼通往楼上的楼梯。
真是太好了。
小哥回来了,所有人都得到了应有的结局 所有人的存在没有被剥夺。
但是,还是有部分人。
再也见不到了呢。
吴邪眯着眼睛,表情神似外面的那条狗。突然,又开口到:“王盟,这么久没给你放假,你没有怨言吗?”
听到这话的王盟只是摇了摇头,“早就习惯了,无数个只能玩扫雷打发时间的日子。”
“所以,要去做义工吗?”吴邪嘴角弯了弯,开玩笑式的问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话的王盟终于把自己的视线从电脑屏幕那里移开,非常认真的看着吴邪,“老板,你不是说你的铺子经营不善,所以没精力去么。”
“铺子经营不善是你这小子可以说出来的么。”吴邪存着逗王盟的心思,故意说出来这样的话。
“老板,别逗我,你逗人的本领早就没有了。”王盟看了眼那个坐在太师椅上的年轻人,午后太阳的光亮照进了屋里,被阴影分割得破碎,但仍有一部分,悄悄黏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衣角上,衬的他很是好看。
       好看吗?
王盟在心里问自己,这个人长年在外奔波,皮肤已经被晒成小麦色,头发因为一些原因被剃光 ,到现在,也只长到那种板寸的长度。
一点都不好看。
王盟自己回答到。
但是,眉眼间那种阴郁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带来的是被沉淀过很多次才有的,独特的,安静的感觉。
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其实,吴邪的脸,很耐看,看着就很安静。
“管饭吗?管饭我就去。”王盟重新盯着电脑,突然又来了句。
吴邪想了想,半天都没有回忆起小花说做义工的具体事项,最后从善如流的拿起手机,给小花打了电话。
到底是自己记性变得不好起来,还是因为自己,对于信息的区分度太高了?
拨打号码是吴邪在心里问自己,其实,感觉没有什么答案呢。
自从那件事结束以后,一切都结束了。
已经没时间了。
“喂,吴邪,找我什么事?”解雨臣接了电话,心里却还在吐槽自己的手机铃声。
一定是黑眼镜那家伙换的!
粉衬衫的当家像朵花一样什么的…
真当我武力值不高?
吐槽归吐槽,吴邪的电话还是要好好接。毕竟,从张起灵去了长白山以后,他就很少再联系自己,唯一的一次主动联系,也只是因为要布置沙漠里的那个迷局。
解雨臣的思绪在几秒钟内就完成了转换。
“啊,小花,我想问问,那个义工活动具体的情况。 ”吴邪的理直气壮的问着。
而这边解雨臣理直气壮的委屈着。
“我记得我有跟你好好讲过具体事项,还有,为什么你打电话第一句不是问候我…”解雨臣语气哀怨表情却是灿烂着的。
无论如何,吴邪再怎么去追寻那件事情,只要主动给自己打了电话,就说明,他完完全全信任了自己 ,相信了吴三省对他说的那句“小花是你值得信任的人”。而不是再去顾虑它顾虑那个家族顾虑很多利益关系,顾虑那个真相。
这总归是一件好事。
解雨臣这么想,也只能这么想。
“哼,爷忙的狠,没时间问候你,难道你真的想我问候你家大爷什么的。对了,快说,义工是干吗?”吴邪听着解雨臣的语气,不经意见好像又回到了当初插浑打嗑的日子,于是开起了不咸不淡的玩笑。
“噗嗤,就你那小铺子,不应该早破产了吗?忙什么呢?”
不会是张起灵的事情吧…解雨臣想着,又觉得很麻烦,吴邪和张起灵之间的关系真的一言难尽,其实,自己是不怎么希望他们俩掺合在一起。很多事情,自己面对并不觉得可怕,但是,不希望发生在吴邪身上。
但是,已经发生了,所以,不会让它再发生。
这样想着,解雨臣坚定了这回撺着吴邪去做义工这件事。
吴邪可以操纵一盘棋,自己成为他手中的棋子,这无可厚非。但这并不代表,自己不可以,也设下一盘局。
“义工嘛,就是去浙江大学附近的那个老年大学,给一群大爷大妈讲课。当然,你也可以忽悠他们买你店子里的西北货,一举两得嘛 。”解雨臣开始忽悠起吴邪。
“这倒也是。”吴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望了望王盟,眼神示意王盟给个意见。
然而…
“老板,你问他管不管饭,管饭我们就去吧。”王盟接收到了来自自家老板的眼神,就只淡淡来了句吃货该关注的问题。
“吴邪,你那边是王盟的声音吧,他在问什么,对了,我也会去的,我领队,还有,黑眼镜也要来。”电话那边的解雨臣敏锐的听到了王盟的声音,就知道自己加把劲这事儿能成。
“好吧,王盟问你管不管饭 。”吴邪又一次看了眼楼梯口。
“管饭,当然管。黑眼镜就是过来负责送饭的。”
“别,你换个人吧,我不想吃青椒肉丝炒饭。”
“啊,到时候再看吧。”面对这样无【正】理【常】的要求,解雨臣打了个晃晃。
“行吧,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具体的活动时间再报一遍。”吴邪坐直,用认真的口气说出了最随意的决定。
“好!这周日早八点校门口集合,你应该知道那个学校,活动是下午四点结束。具体内容就是讲课,你,浙大毕业的高材生应该没问题吧。”
“王盟和小哥比较有问题。”吴邪一本正经的调侃到。
“王盟,你可以让他原地卖萌,至于小哥,他应该是会听你安排而不是我的。”
“行吧,那就这么定了。”吴邪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那头解雨臣听着“嘟嘟…”的声音,恍恍惚惚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只手捏紧,捏紧,无端的难受起来。
算了,总之,他肯参加这次活动,就好了。
解雨臣放下手机,看了天空,神色不明 。
“老板,你这次怎么就这么随便的答应了?以前解老板邀请你你从来都是拒绝的。”王盟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算了,老板,我该下班了。”说完也不去看吴邪的脸色,自顾自的关上了电脑。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店铺,只是走之前,回头望了眼吴邪。
吴邪刚想摆脸色,就看着王盟背着包不一会儿就走远了。“对了,今天好像他要去相亲,难怪这么有底气,就不怕下回爷不批他的假吗?”继续用着当年天真才有的语气 自言自语地走向了二楼。
吴邪在进入二楼的门前驻足了好一会儿,手一直在摩擦这门的把手。
其实,这整件事都不对劲。
依小花在北京的情况来看,小花是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义工活动来杭州,黑眼镜也不可能,最主要的是,今天王盟的表现,有一点点奇怪。
但是,很多时候一些东西没必要探寻,因为真相会随着岁月浮向表面,而自己在乎的也并非这些真相了。
自己,只是想让小哥,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这是小哥摆脱掉它之后新的开始,所以自己要个小哥,一个新的人生。
想通以后,吴邪打开了那扇门。

“这周日有义工活动,和我一起去吧。”吴邪看着房间里坐在自己床上的男人,用着小心翼翼的语气,询问到。
“不必。”床上的男人站了起来,走到床的边缘,直勾勾的盯着吴邪,黑白分明的眼眸,倒映的,全是吴邪。
“小,小哥,你既然回来了,就和我们多走动走动吧。”吴邪摸摸了鼻子,往后退了退,面前的人高自己一大截,带着强势的气息俯视着自己。感觉……怪怪的。
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被压制的感觉了,即使是面对它是自己也是从容不迫的。
“我的意思是,你不必用小心翼翼的口气对我说话。”张起灵说完这句话后,就进了浴室,徒留吴邪一人在房间里,傻傻的站着。
一旦有人离开,有些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这个世界上,只有变化这个词,是永恒不变的。
吴邪突然脑子里蹦出了这几句之前对黎蔟说的话。
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两个人之间,发生了变化。

那边王盟出了铺子,走过好几条街,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发出了一条短信。
“鱼已上钩。”
很快,手机提示灯闪了两下,回复来了。
“剩下的你不必参与了。”王盟看到这个回复,嘲讽一笑。
“我想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王盟回复到。
看到消息发过去之后,王盟手法熟练的拆开了手机,把电话卡拔了出来,踩碎,把手机砸坏,一起扔到垃圾筒里。
我可不是好算计的。
王盟潇洒的离去,不再看那个垃圾筒一眼。

@叶邪波特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笔芯!
叶神二十岁生快!
虽然,这里还没有全职的戏份…
tbc…

【贴吧风云】01

贴吧风云 01
@叶邪波特
叶神二十岁生快!
all叶!
魔性ooc!
贴吧体!
慎入!
3
2
1
Go!

01.
     贴吧顶置
楼主:爱叶修爱生活
为响应世界和平,从扒一扒做起的基.本.国策,弘扬宅腐主义正能量,本贴吧支持各式各样的扒一扒烦恼,坚决执行火速刘明政策,大力扶持原谅色扒一扒,欺诈性扒一扒,拔屌无情扒一扒,脚踏n条船扒一扒等精彩扒一扒故事。欢迎各位道友前来为扒一扒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讲出你的扒一扒,感受被围观的温暖。

二楼:前排~吧主大人亲自出来放集中贴,看来可以一起搞大事情了!
三楼:前排~楼上的,大事情你抱走,我只喜欢小事情。
            回复:这里二楼 ,三楼你不要以为我没粉全职,没粉雷霆。
            回复:我不管,小事情我抱走了。
             展开回复…

四楼:只要扒一扒不是清一色的原谅色就好~
五楼:爱叶修爱生活:手速就慢了一点点!
六楼:楼上是吧主!
七楼:哟哟哟哟哟~吧主还要抢前排!
八楼:爱叶修爱生活:楼上的都注意点,吧主就不可以抢前排吗?吧主的帖子扯那么多文艺的词容易吗?还有,不要说抱走什么荣耀圈的哪位哪位,直接上就好了,当然,叶不修留着祸害我就好。
九楼:楼上吧主怎么话那么多…
十楼:吧主要抢叶修!不服!拔剑吧!
十一楼:拔剑!拔剑!
……

五十一楼:吧主好能引战啊!
五十二楼:不粉的默默看着,话说,楼上引战的应该是歪楼了吧。
五十三楼:吧主带头引战呢。
五十四楼:爱叶修爱生活:咳咳,不和你们争了,就想问一句,有要扒一扒的吗?不扒我可就开扒了。
五十五楼:惊!某大吧吧主要亲自开扒?!
五十六楼:惊!我的话唠吧主要开直播扒一扒!
五十七楼:惊!……
五十八楼:爱叶修爱生活:我天你们一下子就整了三楼出来!我天我不相信这里居然会有人比我的手速快?这不科学!
五十九楼:楼主不必震惊,排排坐吃瓜群众的力量你难以想象。
六十楼:爱叶修爱生活:废话不多说,我说你们的废话楼怎么这么多啊,啊,是这样的,我来扒一扒那个基友转情敌的详细信息…
六十一楼:吧主真的开扒了!
六十二楼:吧主真.话唠!
六十三楼:看吧主的扒一扒标题我总觉得信息量很大!
六十四楼:应该有一个当量…
六十五楼:对不起,大家好,楼上的是我那个刚从核研究室跑出来的死工科室友。
六十六楼:楼上和六十四楼有故事:-)
六十七楼:爱叶修爱生活:啊喂你们怎么这么多楼,你们哪里来的手速。
不管,我先扒为敬。
是这样的。
我和我的基友认识于公司的实习生培训,培训班里他手速最慢成绩吊尾,而哥是内定好了的接受公司事务的未来新星。
因为一次偶然的竞争我基友被公司上层注意到了,并决定把他和我作为核心培养。
因为是组合,经过这几年磨合之后我从看他不爽到信任他,到喜欢他【朋友之间的】,一直到之前的几天,我们都是最默契的组合。
这件事情要提到另外一个人。
他是另一个公司的核心高层,目前为止我和他的关系亦敌亦友,他的公司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当然,我们这个领域做的好的公司有很多,所以我们要竞争的公司也有很多,但这不是最气的,最气的是我们这么多竞争公司之间几乎每个公司的上层都有喜欢他的人。
超级不爽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在所有情敌中我应该是和他最亲近的!我们睡在同一张床的次数一双手是数不过来的!
问题还不在这里 ,我真的特别信任我的基友,他虽然技术不怎么好但是他非常的聪明,非常的可靠。但是我忘了,聪明往往叶意味着心机。
简直了!每回我暗恋他的时候那些郁闷的心事我都有认真讲给我的基友听!
每回我要送他一些东西的时候我都会询问基友的意见!
我的基友也是因为我才了解到他,才和他关系好的!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前几天在休息室门外看见我的队长趁我暗恋的人熟睡的时候偷偷亲了他!
六十八楼:我槽,吧主手速真的快!
六十九楼:信息量好大!
七十楼:为什么我觉得吧主应该和基友在一起!
七十一楼:同感O(∩_∩)O
七十二楼:深夜两点情感档,又是一出大戏~
七十三楼:其实我比较想知道吧主暗恋的人是怎么样的?万人迷?
七十四楼:爱叶修爱生活:回复七十楼,我说过了,我和基友只是纯洁的友谊!之所以叫基友是因为我觉得我们俩关系真的很好啊!
还有回复楼上,才不要告诉你我暗恋的人是什么样的,万一你们也喜欢上了我岂不是亏大了。有一群情敌已经够糟心的了!
七十五楼:吧主这是要南【兄】北【弟】九【反】洲【目】的节奏啊!
七十六楼:后续呢?坐等楼主更新!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呐,只有联盟的人有id
其他的人嘛,懒得想23333333

【叶神二十岁生快】

粉叶神的时间短,但是,我喜欢他。
所以蹲点准时发生贺!
当然,叶秋也生日快乐!
明天会发生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