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吴修

沉迷all叶all邪,幻想成为特摄大厨。

我三叔给我留了快递。
不,是块地。

急急急!

抱歉蹭tag!
问问有没有广播剧后期大佬想接新的?!
剧组后期带着小姨子跑路了现在缺后期!?
没时间亲自上阵的话收我作徒吧我学我学 ,保证乖乖学!
类型是盗笔x全职同人向!
所有cv已就位,画手已就位,剧本已就位,视频制作已就位,就等待您的加入!
联系热线:妖妖灵洞拐洞拐洞洞拐

私戳QQ号:1346780845【哈利吴修】
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扒一扒之荣耀老年天团与不法倒斗分子的西湖偶遇01】

西湖偶遇记01
盗笔×全职
这其实是我肝的广播剧剧本的改编,广播剧本来是可以在今天发的,然而同样身为策划的我显然催音功底不好。
所以干脆改成文发出来丢个脸。
当然,想听广播剧的可以去喜马拉雅关注无良拐卖集团!也许一个星期后发剧?
广播剧主役是守护傻妈和龙啸大人哟!
ooc!
all叶,all邪,双旗不倒!
慎入!
另:
盗全双粉应该会发现,这两部作品时间差很大,但是这里是私设,就不给你们吐槽的空间了,_(:з」∠)_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里大致是世邀赛之后叶修在嘉世养老,吴邪和小哥在去福建养老之前的时间节点的交汇。
广播剧的时间线并不一样 。

01
南方的夏天是闷热的。
趴在屋檐下的狗无精打采地眼睛半眯,蜷成一团,小小的,毫无杀伤力的。但是半眯的眼睛里,是常年警戒的亮光。
屋内男子絮絮叨叨的吐槽也只是让狗摆了摆尾巴,有点像人类不置可否的耸肩动作。
“所以小花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思想让我们去做义工的。”吴邪瘫在太师椅上静静的翻着自己写的笔记,继续随口问道。
“不知道。”王盟头也没抬的回答到,眼睛不离电脑屏幕。
静默了很久。
吴邪放下了笔记。看了眼通往楼上的楼梯。
真是太好了。
小哥回来了,所有人都得到了应有的结局 所有人的存在没有被剥夺。
但是,还是有部分人。
再也见不到了呢。
吴邪眯着眼睛,表情神似外面的那条狗。突然,又开口到:“王盟,这么久没给你放假,你没有怨言吗?”
听到这话的王盟只是摇了摇头,“早就习惯了,无数个只能玩扫雷打发时间的日子。”
“所以,要去做义工吗?”吴邪嘴角弯了弯,开玩笑式的问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话的王盟终于把自己的视线从电脑屏幕那里移开,非常认真的看着吴邪,“老板,你不是说你的铺子经营不善,所以没精力去么。”
“铺子经营不善是你这小子可以说出来的么。”吴邪存着逗王盟的心思,故意说出来这样的话。
“老板,别逗我,你逗人的本领早就没有了。”王盟看了眼那个坐在太师椅上的年轻人,午后太阳的光亮照进了屋里,被阴影分割得破碎,但仍有一部分,悄悄黏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衣角上,衬的他很是好看。
       好看吗?
王盟在心里问自己,这个人长年在外奔波,皮肤已经被晒成小麦色,头发因为一些原因被剃光 ,到现在,也只长到那种板寸的长度。
一点都不好看。
王盟自己回答到。
但是,眉眼间那种阴郁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带来的是被沉淀过很多次才有的,独特的,安静的感觉。
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其实,吴邪的脸,很耐看,看着就很安静。
“管饭吗?管饭我就去。”王盟重新盯着电脑,突然又来了句。
吴邪想了想,半天都没有回忆起小花说做义工的具体事项,最后从善如流的拿起手机,给小花打了电话。
到底是自己记性变得不好起来,还是因为自己,对于信息的区分度太高了?
拨打号码是吴邪在心里问自己,其实,感觉没有什么答案呢。
自从那件事结束以后,一切都结束了。
已经没时间了。
“喂,吴邪,找我什么事?”解雨臣接了电话,心里却还在吐槽自己的手机铃声。
一定是黑眼镜那家伙换的!
粉衬衫的当家像朵花一样什么的…
真当我武力值不高?
吐槽归吐槽,吴邪的电话还是要好好接。毕竟,从张起灵去了长白山以后,他就很少再联系自己,唯一的一次主动联系,也只是因为要布置沙漠里的那个迷局。
解雨臣的思绪在几秒钟内就完成了转换。
“啊,小花,我想问问,那个义工活动具体的情况。 ”吴邪的理直气壮的问着。
而这边解雨臣理直气壮的委屈着。
“我记得我有跟你好好讲过具体事项,还有,为什么你打电话第一句不是问候我…”解雨臣语气哀怨表情却是灿烂着的。
无论如何,吴邪再怎么去追寻那件事情,只要主动给自己打了电话,就说明,他完完全全信任了自己 ,相信了吴三省对他说的那句“小花是你值得信任的人”。而不是再去顾虑它顾虑那个家族顾虑很多利益关系,顾虑那个真相。
这总归是一件好事。
解雨臣这么想,也只能这么想。
“哼,爷忙的狠,没时间问候你,难道你真的想我问候你家大爷什么的。对了,快说,义工是干吗?”吴邪听着解雨臣的语气,不经意见好像又回到了当初插浑打嗑的日子,于是开起了不咸不淡的玩笑。
“噗嗤,就你那小铺子,不应该早破产了吗?忙什么呢?”
不会是张起灵的事情吧…解雨臣想着,又觉得很麻烦,吴邪和张起灵之间的关系真的一言难尽,其实,自己是不怎么希望他们俩掺合在一起。很多事情,自己面对并不觉得可怕,但是,不希望发生在吴邪身上。
但是,已经发生了,所以,不会让它再发生。
这样想着,解雨臣坚定了这回撺着吴邪去做义工这件事。
吴邪可以操纵一盘棋,自己成为他手中的棋子,这无可厚非。但这并不代表,自己不可以,也设下一盘局。
“义工嘛,就是去浙江大学附近的那个老年大学,给一群大爷大妈讲课。当然,你也可以忽悠他们买你店子里的西北货,一举两得嘛 。”解雨臣开始忽悠起吴邪。
“这倒也是。”吴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望了望王盟,眼神示意王盟给个意见。
然而…
“老板,你问他管不管饭,管饭我们就去吧。”王盟接收到了来自自家老板的眼神,就只淡淡来了句吃货该关注的问题。
“吴邪,你那边是王盟的声音吧,他在问什么,对了,我也会去的,我领队,还有,黑眼镜也要来。”电话那边的解雨臣敏锐的听到了王盟的声音,就知道自己加把劲这事儿能成。
“好吧,王盟问你管不管饭 。”吴邪又一次看了眼楼梯口。
“管饭,当然管。黑眼镜就是过来负责送饭的。”
“别,你换个人吧,我不想吃青椒肉丝炒饭。”
“啊,到时候再看吧。”面对这样无【正】理【常】的要求,解雨臣打了个晃晃。
“行吧,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具体的活动时间再报一遍。”吴邪坐直,用认真的口气说出了最随意的决定。
“好!这周日早八点校门口集合,你应该知道那个学校,活动是下午四点结束。具体内容就是讲课,你,浙大毕业的高材生应该没问题吧。”
“王盟和小哥比较有问题。”吴邪一本正经的调侃到。
“王盟,你可以让他原地卖萌,至于小哥,他应该是会听你安排而不是我的。”
“行吧,那就这么定了。”吴邪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那头解雨臣听着“嘟嘟…”的声音,恍恍惚惚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只手捏紧,捏紧,无端的难受起来。
算了,总之,他肯参加这次活动,就好了。
解雨臣放下手机,看了天空,神色不明 。
“老板,你这次怎么就这么随便的答应了?以前解老板邀请你你从来都是拒绝的。”王盟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算了,老板,我该下班了。”说完也不去看吴邪的脸色,自顾自的关上了电脑。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店铺,只是走之前,回头望了眼吴邪。
吴邪刚想摆脸色,就看着王盟背着包不一会儿就走远了。“对了,今天好像他要去相亲,难怪这么有底气,就不怕下回爷不批他的假吗?”继续用着当年天真才有的语气 自言自语地走向了二楼。
吴邪在进入二楼的门前驻足了好一会儿,手一直在摩擦这门的把手。
其实,这整件事都不对劲。
依小花在北京的情况来看,小花是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义工活动来杭州,黑眼镜也不可能,最主要的是,今天王盟的表现,有一点点奇怪。
但是,很多时候一些东西没必要探寻,因为真相会随着岁月浮向表面,而自己在乎的也并非这些真相了。
自己,只是想让小哥,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这是小哥摆脱掉它之后新的开始,所以自己要个小哥,一个新的人生。
想通以后,吴邪打开了那扇门。

“这周日有义工活动,和我一起去吧。”吴邪看着房间里坐在自己床上的男人,用着小心翼翼的语气,询问到。
“不必。”床上的男人站了起来,走到床的边缘,直勾勾的盯着吴邪,黑白分明的眼眸,倒映的,全是吴邪。
“小,小哥,你既然回来了,就和我们多走动走动吧。”吴邪摸摸了鼻子,往后退了退,面前的人高自己一大截,带着强势的气息俯视着自己。感觉……怪怪的。
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被压制的感觉了,即使是面对它是自己也是从容不迫的。
“我的意思是,你不必用小心翼翼的口气对我说话。”张起灵说完这句话后,就进了浴室,徒留吴邪一人在房间里,傻傻的站着。
一旦有人离开,有些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这个世界上,只有变化这个词,是永恒不变的。
吴邪突然脑子里蹦出了这几句之前对黎蔟说的话。
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两个人之间,发生了变化。

那边王盟出了铺子,走过好几条街,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发出了一条短信。
“鱼已上钩。”
很快,手机提示灯闪了两下,回复来了。
“剩下的你不必参与了。”王盟看到这个回复,嘲讽一笑。
“我想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王盟回复到。
看到消息发过去之后,王盟手法熟练的拆开了手机,把电话卡拔了出来,踩碎,把手机砸坏,一起扔到垃圾筒里。
我可不是好算计的。
王盟潇洒的离去,不再看那个垃圾筒一眼。

@叶邪波特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笔芯!
叶神二十岁生快!
虽然,这里还没有全职的戏份…
tbc…